在蓮花生大師的教言當中也說過,他將來會以不同的形象、不同的生命、不同的身份、不同的相貌出現在藏區、漢地乃至全世界,以度化各類眾生。末法時代,人類自私自利,信仰缺失,邪見如山,心理危機四伏,自然災害頻繁。在這種時候,蓮花生大師的加持,將超過所有佛菩薩的加持。「金剛七句之上師瑜伽」

我認為,相信因果輪回的人生觀,應該是非常積極的人生觀。試想,如果我們不相信輪回,認為今生結束了,就一了百了,什麼都沒有,那在七老八十的時候,不是很沮喪、很悲哀、很消極、很空虛、很沒有追求嗎?這時候再有錢、再有學問也沒有用,很多老年人之所以選擇自殺,就是這個原因。「生命的真相」

在我們心目中,釋迦牟尼佛和金剛薩埵是不同的兩尊佛,但實際上他們都是我們自己心的本質如來藏的顯現,就像銀幕上出現的種種形象,都來自於電影膠片一樣。心的本質本來就是清淨的,從清淨的如來藏當中投射出來的任何現象,都是一體的,不可能有差異。金剛薩埵,實際上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化現。

<寶性論>。“寶”即三寶,“性”就是佛性。佛性是三寶、三身的總體,也是心的本性。最究竟的三寶,就是佛性。法身、報身、化身最深層的意思是:法身是光明如來藏的空性部分,報身是光明如來藏的光明部分,化身是空性和光明結合而產生的,當眾生根基成熟的時候,隨時可能誕生化身的一種能量。

所有佛菩薩的功德沒有任何差別,只是不同的佛菩薩有不同的分工。用世間人的話來說,就是文殊菩薩在做智慧方面的工作,觀世音菩薩在做大慈大悲方面的工作,地藏王菩薩就是做願力方面的工作。蓮花生大師的工作,就是加持末法時代的修行人,並幫助他們遣除內在和外在的障礙。 「金剛七句之上師瑜伽」

這些外內密的障礙,會讓我們的身體出現病痛,讓我們心裡產生莫名妙的失落感和恐慌感,以致想不開、想不通甚至想輕生等等,從而阻礙我們的生活、工作乃至修行。遣除障礙違緣最好的方法,就是修蓮花生大師的法,因為蓮花生大師是佛菩薩的特殊化身。祈禱蓮花生大師,就一定能遣除一切障礙。

有的人學佛學了很多年,自以為學的是大乘佛法,但為了別人,甚至連名譽、錢財等身外之物都不能捨棄,更不要說犧牲、損失自己的身體和生命。只是在對自己沒有絲毫損失的情況下,才願意利益別人。這只是表面上的大乘,實際不是。如果只考慮自己的今生來世也可以,但這只能稱為小乘佛法。

不僅僅是修行,在做任何事情,包括做生意之前,祈禱蓮花生大師,念誦蓮師心咒,都非常有幫助。蓮花生大師為諸佛菩薩的總體,是所有佛菩薩的代表。也可以說,蓮花生大師包含了所有佛菩薩的加持和功德。建議大家去看看蓮花生大師的傳記,瞭解一下蓮花生大師的功德,這樣更容易對蓮師生起信心。

回向可以比喻為,一個人捨不得將食物獨自享用,而將它與眾人分享。那麼,在回向之後,自己的善業是否也隨之而減少了呢?就如某人以十元錢來用於十人共分,此人只能得一元錢一樣。但是,善根卻不是這樣的,越是回向給眾生,善根就越增長;越是捨不得回向,善根就越有可能減少。

正所謂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,要弘揚深奧的無上密法,一定會魔障重重。當初,堪布菩提薩埵等很多像佛一樣的成就者來到藏地,都無法將密法弘揚開來,只有求助於蓮花生大師。蓮花生大師受命于危難之間,示現神通,調伏諸魔,遣除一切違緣之後,才把印度最高深的密法弘揚到藏區。

隨喜的重要性在於——它是一個非常善巧的積累資糧的方法。譬如在西藏,有些人會從很遠的地方一路磕頭到拉薩。如果有一個人這樣去做,而另一個人雖然沒有這樣做,但心中卻真誠地替那個人高興,就像是自己磕頭到拉薩一樣,那這兩個人誰的功德較大呢?其實兩人都有同等的功德,這是佛說的。

在現代社會,由於世人觀念的逐步開放,在邪淫方面的問題也越來越嚴重,無以數計的家庭都遭到了婚外戀的沉重打擊。作為佛教徒,為了防止家庭問題的出現,為了樹立佛教徒的良好形象,為了緩解日益突出的社會矛盾,為了自他的暫時安樂與究竟解脫,最好能克服一切困難而受持此不邪淫戒。

小乘的經典中認為,生起一念貪心,其罪過遠遠超過一百個嗔恨心。大乘菩薩戒卻認為,以一念嗔心所做出的行為,其罪過遠遠超過一百個貪心所攝持的行為。因為大乘的根本就是菩提心,而嗔恨心是與菩提心直接相違的。所以,在大乘中,嗔恨心是十分可怕的彌天大罪。

對修禪的人來說,六祖惠能大師的南傳教派當然是最殊勝的,但針對絕大多數現代人來說,神秀大師的北傳教派可能更合適。它就像加行要一步步地修,最後才達到禪宗所講的那種境界。惠能大師則不強調前面的部分,而只講最高境界。所以禪宗雖然不說,但實際上也需要有出離心和菩提心。「顯宗與密宗之異同」

上師無論是在家人或出家人,都要同等地恭敬。但就個人修行來說,有無必要每位都去崇拜呢?其實不用,心裡恭敬就夠了。是不是每位從藏地出來的上師都要去見呢?也沒有必要。重要的是自己要堅定立場,這個立場就是出離心、菩提心和空性的見解。如果沒有,成天跑來跑去是不會有什麼好收穫的。

現在很多事已經顛倒了。比如:若首先把居士五戒介紹得清清楚楚,然後要求每個人都要受圓滿的居士戒,很多人就會十分害怕地說:“這我做不到,五戒中有的對我不合適。”但是,人們對灌頂的態度不是這樣。凡是有人授灌頂,大家都會去參加。若連居士五戒都不能完全做到,那怎麼接受得了密乘的戒律呢?

如果捨棄了願菩提心,就如同磁片被格式化後,所有的資訊都不復存在一樣。自己通過多年的聞思修行所建立的一切功德,都會隨之而徹底坍塌、盡付東流。所以,一旦有捨棄菩提心的苗頭產生,就一定要毫不留情地將其掐斷,萬萬不可鑄成大錯。

我們吃素時,一定要發願不再吃肉,時間長短由自己定,越長越好,不發願就不能成為善事。還要這樣發願:我們現在吃素,以此功德願我們以後生生世世不要吃肉。如果我作了動物,也要作一個草食動物,不要作肉食動物。這樣即使下一世墮落為旁生,也不會吃肉,既不會傷害他人,也不會傷害自己。

除了佛菩薩的化身以外,所有凡夫都認為世界是真實的。對我們凡夫來說,從無始以來流轉到現在,輪回的現實生活是非常真實的。我們會覺得,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生活細節都很實在。但這個真實的現實生活,與你在森林當中自認為實實在在的生活完全一樣,都是假的,都是幻覺。

當車子、電腦、手機等物質都升級到很高的水準,但內心卻沒有升級;當精神領域的發展,遠遠跟不上物質領域的發展;當物質世界極大豐富,精神世界卻一片荒蕪;當物質高高在上,心靈卻跪倒在物質之下的時候,物質不但不能給我們帶來幸福,反而會給我們帶來痛苦。哪怕擁有再多的財富,也會覺得空虛無聊。

吃肉的人在轉世的時候,如果墮於旁生道就絕對會作食肉動物。因為他這一世對肉食非常喜愛,在阿賴耶識上就會留下很濃厚的習氣。當投生到另一個身體時,肉體雖然換了,但習氣依舊存留在阿賴耶識上。正如我們所看到的習氣成熟時,有些肉食動物在出生後幾小時,不用誰教自己就會去捕食其他小動物來吃。

“每一次海潮都從海中漲、海中落;每一個念頭都從空中生、空中滅。生滅不離空,空中無生滅。”

“每個人內心的本性,就像萬里無雲的高原天空一樣通透而純潔。這裡沒有煩惱、沒有痛苦。既是所有生命的源頭,也是所有生命的終極歸宿。”

“佛教既不是有神論,也不是無神論。因為它既不承認其他宗教所說的有神觀點,也不承認唯物主義所說的無神觀點。”

“大乘佛法的精神,是無自私、無條件地為所有眾生服務。真正的大乘修行人,被稱為菩薩。菩薩在某種程度上是眾生的服務員。所以,佛法與封建迷信完全是兩回事兒,我們應該劃分清楚。”

“大家都在追求幸福,但幸福的基礎是什麼我們知道嗎?所有的幸福,都建立在滿足感之上。想擁有幸福,就要學會滿足。”

“佛教的核心價值,在於戒定慧和聞思修。想學正法的人,就要持修戒定慧,厲力聞思修,萬萬不可捨本逐末。”

“我們不能為了生活中的瑣事,而破壞內心的安寧和喜悅,因為這是屬於我們自己的幸福和健康。”

“在任何時候,任何環境裡,我們能否活得幸福,都取決於自己的內心,而並非受制於環境是否舒適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我們不訓練內心,卻拼命地想改變環境呢?”

“在任何時候,任何環境裡,我們能否活得幸福,都取決於自己的內心,而並非受制於環境是否舒適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我們不訓練內心,卻拼命地想改變環境呢?”

“當開心的人,過充實的生活,做利他的事業,此生來世都幸福。”

“目前有些學佛的人,不願意修加行,而想直接修空性、本尊、大圓滿,這樣不會有任何結果。不讀小學直接上大學行嗎?!”

“如果沒有菩提心和空性見,即使長期修禪定,也根本無法成佛。”

“我認為:大乘佛法教育的所有內容,可以歸納為四個字:感恩報恩——感恩天下之眾生,報恩至生生世世。”

“佛教認為:生活中的痛苦不是神的安排,而是自己的愚昧造成的;生命中的幸福也不是神的恩賜,而是自己的智慧創造的。”

“學佛就是修學佛陀的智慧和慈悲,而不是燒香、拜佛、求保佑。所以,想真正學佛的人,要以聞思修為主。”

“人生很短暫。所有美好的東西,都將迅速地過去;所有最愛的東西,都將無奈地失去。如果不走解脫之道,真不知道人生的意義是什麼。”

“賈伯斯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,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但他走的時候能帶走的,不是他的蘋果,也不是他的金錢,而是他修禪的善業。”

“我的上師法王如意寶有一次告訴我:當你還沒有證悟的時候,你對佛法的理解,就像在地圖上看路一樣,好好修吧!”